最新地址 5itwj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kpclj0489089@gmail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借腹生子

借腹生子


      

前言

不管行走坐卧,清醒或睡觉,只要想到这篇故事我都忍竣不住发笑,二十一世纪科学昌明,不孕症的处理,不管是人工受精、试管婴儿、体外培养植胎、代理孕母,各种技术可说发达无比,竟还有如此趣事,特为译出让网友茶余饭后闲谈。

尤其每每思及女主角配种时那种又情慾兴奋,又强自忍住不敢明表的矛盾心情,像极了四五十年代的中国女性的保守心态,都令鄙者莞尔不已!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我叫田蕊,今年二十二岁,和男友西蒙恋爱成熟结婚至今三年。人人都称讚我妩媚动人富有吸引力,西蒙也以我为荣。我是白肤金髮碧眼美女,髮长披肩,拥有几近完美诱人的36-24-36魔鬼身材。

我们夫妻有一个心愿,就是想组织一个大家庭,至少也要有三个孩子。目前已有一个很可爱的八月大小男孩,正在为第二个孩子努力中,努力的非常非常辛苦。

看官!您知道吗?我们的小男孩并非西蒙的,真正的父亲是西蒙的哥哥鲁伯!

正在努力中的孩子也可以肯定会是鲁伯的。您一定感到奇怪,想探知究竟,没关係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

西蒙的精液里没有精虫,无法让我受孕,我们曾经一试再试又试的想要受胎,可是都如泥牛入海似的毫无消息。最后只好找医师检查,得到坏消息─西蒙是无子西瓜,这辈子想拥有自己血统的孩子是不可能的。

这则消息对我们真是晴天霹雳的大打击,让我们心碎、失望、消沈好一阵子。

也曾讨论考虑用手术、人工授精、领养等各种可能,后来都一一被否决掉,最重要的因素是两人都盼望孩子能同时有我们的影子!

最后西蒙提及他的哥哥鲁伯,因为以逻辑来推论,他的基因是最有希望满足我们的要求的。起初我对西蒙的提议暴跳如雷,觉得是一种羞辱而断然拒绝,他是在要求我让别的男人来姦淫我耶!

等我冷静下来后,我们才继续更深入的探讨研究,有一点不容否认的事实是:如果以鲁伯做父亲,孩子的基因仍然包含在丈夫家族内。慢慢慢慢地,我的心才转变,接纳这个提议。

约了个良辰吉日,我们去拜访鲁伯和他太太史蒂芬,提出我们的想法徵求他们的意见,鲁伯毫不考虑的答应,因为打从第一眼看到我开始,他就一直垂涎于我的姿色了,最令我讶异不解的是,史蒂芬竟然也欣然同意,称讚这是好主意,说如此一来只要我们不说,绝不会有人知道!

我真的是疯了,否则为什幺和他们讨论让另一个男人肏我,竟然像稀鬆平常为母牛繁殖一样的轻鬆谈论?

我把条件规定的一清二楚,他们也都同意事情进行中,鲁伯的手绝对不可以碰触到我的身体。我们只进行单纯的性器接触抽插做爱,鲁伯不可以抚摸我、吻我、而且也不可以看我的秘处,任何时刻我都不和鲁伯单独相处,事情进行时,一定要西蒙和史蒂芬两人,或其中一人全程陪伴,我才愿意结合,任何时刻只要我一发现已经受孕,结合计画就必需马上终止。对于这些规定及意见他们都毫不反对的同意。

我们拜访医师,请他为我检查,测出受孕机率最高的日子,然后打电话给史蒂芬,约定时间。

当天下午到达他家时,我非常紧张、焦躁、羞赧、全身发抖,一直不敢抬起头来。史蒂芬像母鸡带小鸡似的扶我进入卧房,并且不停的谈话,试图使我平静下来,史蒂芬告诉我她知道除了西蒙之外,从没有其他男人碰触过我,她了解我现在的心情,然后帮我把裙子和内裤脱下来,上衣及奶罩则保持原状不动,因为鲁伯不必动到我的乳房。

史蒂芬温柔的帮我在阴户涂上凡士林,小心翼翼的塞一些进入阴道内,因为我由于紧张的关係非常乾涩。整个过程她依然不停的对我说话,扶我躺到他们的床上,拉过被子盖住我的腰部,以防我的祕处被他们一进门就看见,然后史蒂芬走到门口,叫西蒙和鲁伯进来。

西蒙先进入,看到床上的景象惊讶的睁大眼睛,接着鲁伯全裸走入,他是除了西蒙之外我第一个看到的裸男,下体已经勃起,我赶快移开视线,不过那东西不由自主的深印脑海。

哗!天哪!简直就像根短木棍杵在那儿呀!一步一晃动,一走一抖动,包皮退尽,龟头浑圆大如小丘,整条阴茎布满饙张的血管!根部则整片的阴毛,那东西看起来几乎有腹部到西膝盖一半长、一吨重!

把目光转到西蒙身上,我发现当他挨着我的屁股坐到床沿时,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,拉住我的手想对我微笑,不过那笑容真是比哭还难看。

『不要碰触她!』史蒂芬说:『我来导引你进入。』

我依然躺着不动,仅张开双腿,让鲁伯走近我的下体,史蒂芬拉开我腹部的被子,我看见她把手伸到鲁伯的巨腿中央,应该是扶住他的那话儿,鲁伯的前端碰到我的阴部时,我紧紧的握住西蒙的手,打从一开始我的视线就一直盯着他可爱的脸庞,不敢稍稍移开。

史蒂芬仍然不断的跟我谈话,告诉我要放轻鬆,不会有事的,要我不用害怕。

其实我不是害怕,只是神经不安、侷促、受窘、不好意思而已。

鲁伯的巨大龟头开始进入阴道时,我低声的告诉丈夫:『吻我!吻我!』西蒙迅速倾斜身体低下头来吻住我,同时鲁伯往里推送,觉得我的小缝被他极力的撑开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巨大的龟头往里送时,好似汹涌波涛阵阵往内侵入,还带着不断的悸动,越来越深入、越来越深入,直到涨满整个内部。

当他的兄弟把整根毛绒绒的东西尽根插入时,西蒙抬起头来结束我们的接吻,鲁伯的鼠蹊小丘顶着我的腿根,巨大的卵蛋则靠在我较低的屁股处。我的屁股不由自主的往床舖里退却,逃避他的攻击。

『喔!这幺大….。很.。很大…..。』我用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史蒂芬,低声耳语的对她说。

『慢慢来,不要伤到她!』史蒂芬凝视着我们的接触点,警告她的丈夫:『她可能无法大得完全容纳,你要小心的动,别撕裂了她!』

但是幸运的事出现了,某些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,我的屁股仍旧往床舖里退却,双腿还是平放在那儿,鲁伯的坚硬话儿完全插入,将我涨得满满的,感觉起来好像他的龟头都快顶到我的胸部了。

鲁伯的东西感觉似乎有西蒙两倍大,而且像有生命似的在我身体内抖动、奔腾、蠕动。难以置信的是我很喜欢这种感觉!史蒂芬叫我抬起腿,我毫不考虑的照做,而且把双脚交缠到鲁伯的背部。主啊!你知道吗?那东西真的好硬好长好肥大喔!

鲁伯开始移动他的话儿,身体一前一后、一近一远的进出,鲁伯抽出到巨头到屄口时,马上用力的整根送入,挤压到我的小屄再次吞没他肥大的东西为止。

鲁伯缓慢的抽插,我知道他想跟我肏久一点,他实在太想肏我了,这种机会岂可轻易放过?我也几乎难以相信,自己会在丈夫和另一个男人的妻子面前,让另一个男人姦淫,不过事实上还是发生了!

和鲁伯比起来,感觉上我似乎渺小无助的多,所能做的就是看着他的胸脯接近我、远离我、接近我、远离我。

可安慰的是,西蒙一直握住我的左手,扶着我的屁股,史蒂芬则握住我的右手,他们两人给我莫大的精神支撑,尤其是史蒂芬,每隔几秒钟就倾斜看看我的双腿,确认没有受到伤害才放心。

当鲁伯用他巨大的东西开始快速的抽插我时,由于他全根尽没的一遍、一遍、又一遍的动作,刺激的我几乎整个人沸腾了起来!

在鲁伯的猛烈攻击下,我的眼睛睁的像铜铃一样大,头部则配合他的韵律摇动,凭过往的经验,我知道毫无疑问的鲁伯快要洩精了,我也喜欢这种刺激,双腿缠住鲁伯的裸背,紧紧的缠住到脚跟陷入他的背部。

我实在不想喜爱这种感觉,我真的嚐试不去喜欢它,可是,主啊!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呀!也试图转移注意力到别的地方,不过我所能感觉到的,祇是有坚实的东西像小鸟似的一出一入、一出一入的叼啄着我敏感又易受伤害的阴部呀!

再度羞赧的张眼窥视,看到我的丈夫倾斜着注视我被抽插的地方,害我整个脸都红了起来,正当此时,鲁伯的胸部又靠近来,我立刻闭起眼睛躲藏。

突然我们都听到鲁伯咕哝出声,声音缕缕的穿入我脑里,刺激着我,鲁伯的抽插韵律变得毫无章法,而且参差不齐。他的小腹一次比一次更剧烈的敲击我,片刻之后他把东西深深的插入我的体内,僵凝在那儿,带来一阵强有力的悸动,当然也烫得我同时颤抖不已,鲁伯洩精了,一滴也不浪费的完全洩在我的屄里!

『洩精了!』看到整个事件的经过,史蒂芬低声轻柔的说:『勇敢些,田蕊!事情就快过去了!』

当我感觉鲁伯的东西在我的体内,跳跃、颠簸、悸动时,死命的抓住两人的手,以便调整呼吸!不多久就感觉有一些精液溢出滑落我的屁股沟中。

鲁伯慢慢的抽离我的体内,我则茫然的望着他,接着鲁伯伸手要帮我擦拭下体,我立刻把裙子下翻盖住阴户,双腿併拢、足踝夹紧,不让他服务,也不让他再看,自己则羞愧的脸颊发红发热!

『稍微躺一会儿!』史蒂芬微笑着说:『让〝东西〞进到里面去!』

我顺从的躺着,史蒂芬则跟我谈论精虫受孕的种种问题。大约十五分钟左右,史蒂芬再次把鲁伯叫进房内,他又进入我体内,把精液深深的喷入我的子宫里。

回家的路程,我紧紧的依偎着丈夫,觉得自己非常骯髒可耻。一进屋内,立刻奔到浴室沖浴灌洗,然后匆促的回到先生身边,草率的和西蒙做了一次。第二天傍晚,我们夫妻再度去鲁伯家中,鲁伯像昨天一样插了我两次。

接下来的两个月内,我一共让鲁伯最少肏了十三次以上,总算才发现自己怀孕了!其中有几次西蒙因为工作的关係,由我自己前往,当然鲁伯肏我时,史蒂芬一定会坐在我身旁紧握住我的手陪伴我,可是我向西蒙述说时,他都只是一脸冷漠的点点头而已!

目前我们正在朝向拥有第二个孩子努力中,我总是为了繁殖的目的,一遍又一遍的来到鲁伯的家,每一次当鲁伯洩精后,我总是静静的躺十五分钟,然后让鲁伯再插我一次,让精子能深入我的子宫中。

这一次从开始到现在,我们已经抽插了六次,而我已经渐渐习惯,不必再涂抹人工润滑剂了。

打从能自然的生出淫液润滑阴道开始,我就默认鲁伯的话儿比西蒙的还要大,可是我仅能感觉到他涨满我的阴户,却无法达到高潮,还是只有先生能让我安心的达到高潮!

每次我们从繁殖场所回家,都会热烈的性交,过程中我都像一个发了疯的女人似的和丈夫造爱,祈盼西蒙能让我受孕,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,所以我能说的只是:『老天,谢谢你!谢谢你赐给我一个有性能力,又有繁殖能力的大伯!阿门』